-

趙凡思考了一會兒。

按照百香宮主所說的折中方式合作。

確實對於雙方來說,都很保險。

等到了百香宮的範圍外,冇有了主場優勢,就算對方是半步不滅又如何?

憑著一身的寶物,就算真正的不滅永恒來了,也可保命無憂!

“可以。”

趙凡的聲音,傳出了黑翔號。

百香宮主聞言之後,臉上便漾起了笑容,問道:“這次潛入我們百香宮,大飽眼福了吧?”

“都審美疲勞了。”

趙凡攤了攤手,然後又故意打趣道:“說的好像我看到的不包括你在內一樣。”

百香宮的妹子,那真是什麼類型的都有,身段也有各種檔次。

而且,都一覽無餘的呈現在了他的眼中,包括這位更是無可挑剔的百香宮主。

來了一趟這裡,怕是以後看見女的,將會激不起一絲一毫的波瀾了。

百香宮主隨意的說道:“無所謂了,我被你看了又不會掉一塊肉。”

“咳,換個話題吧,不然我編號為四百零四號的河蟹異獸降臨。”趙凡調侃道,“我們何時出發?”

“那是什麼異獸?”

百香宮主疑惑不已的問道:“難道是比極境還強的?竟然讓你忌憚。至於出發,等我半日時間,先把宮內事務安排一下,畢竟目的地有些遙遠,不在風昊王朝境內。”

“哦?”

趙凡大為詫異。

那極境洞府竟然不在此中?

看來生前是一位獨行強者啊。

一位獨行的極境,無一不是在衍息域界聲名顯赫的存在。

因為聖祖就一位,祖境少之又少,又基本上都不怎麼喜歡拋頭露麵,或者佛係。

真正活躍在明麵上的天花板,就是極境存在了!!!

任何地方,都流傳著各種關於極境的傳說……

接下來。

趙凡就在黑翔號中耐心的等待。

百香宮主也在閉關靜室裡,熱情的放了一堆美酒美食,之後便離開去安排宮內事務了。

不過。

趙凡冇有碰那些吃的喝的。

半步不滅,也不知根知底,對方還是看上了自己的代步載物才提出合作。

所以,他心存戒備。

萬一在美食美酒裡動了手腳,自己也看不出來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。

就到了傍晚。

百香宮主推開閉關靜室的門,笑著說道:“閣下,我們可以出發了,不過,能先將你的代步載物變的最小化落在我身上麼?不然這種造型看著難受。”

她真的百思不得其解。

都是極境劫器的品質了,為什麼偏偏弄瞭如此惡趣味的造型?

百香宮主隻能說一句,特立獨行啊!

“好。”

趙凡意念一動。

黑翔號上便浮起波動,隨後變為了浮陣加持的毫無重量的最小化,落在了百香宮主的髮絲上。

“下來,到我鞋尖上。”

百香宮主鬱悶的說道:“我一想到頭上頂了一坨……就難受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趙凡控製顆粒,換到了對方說的位置。

就這樣。

百香宮主走了出去。

很快,她便出了百香宮的大門,以最快的速度開始穿梭。

三天之後。

百香宮主抵達了風昊王朝的另一側邊境。

而在這麵的邊境之外,是冇有大型聚集地的荒原。

環境太惡劣了。

不適合至強之下的生靈生存。

所以就冇有形成聚集地。

風昊王朝也不屑於進行無意義的版圖擴展。

百香宮主一步越過了邊境線,便低頭衝著左腳的鞋尖說道:“閣下,現在不在王朝的範圍內了,大可放心的現身一見,開始合作。”

她一邊說著,眸光一邊流露出好奇。

這極境劫器的代步載物之中,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存在?

破道永恒?

或者也是和自己一樣的半步不滅?

隨後。

黑翔號的顆粒脫離了對方腳尖,落在地麵之上。

一道白袍身影,遁了出來,映入了百香宮主的視線。

“你……竟然隻是至強永恒?!”

百香宮主匪夷所思的望著眼中這道白袍身影。

長相,也很一般。

不論哪方麵,跟自己事先的想象,就冇有一個點是對的上的。

趙凡淡笑著說道:“失望了麼?”

說話的同時,他做好了萬全的準備,隻要對方稍有異動,就會第一時間開啟葉舟。

反正都不在風昊王朝的範圍之內了,大可放心的動用上虛宮標配之物。

“失望談不上,就是和想象的出入太大。”

百香宮主微微一笑。

在看到趙凡是至強永恒時,她有那麼一瞬間,想殺人越貨,將黑翔號據為己有的。

但是轉念一想。

一個至強永恒,連代步載物都是極境劫器。

身上的其它寶物還能差的了麼?

正常情況會更加動心。

但是百香宮主在風昊王朝坐擁一方勢力,她見過儲君,也見過獄宮的至強永恒。

卻從來冇有一個能有如此底蘊的!

非但如此。

對方現身之後,與自己層次差距那麼懸殊,竟然氣定神閒,冇有絲毫的慌亂。

更不怕她搶的架勢。

絕對是有底氣的!

越是這樣。

她就越不敢輕舉妄動。

因為,誰也不知道一旦下手,就會招惹出來多大的麻煩!

染指不起!

而趙凡,看到百香宮主冇有黑吃黑的意思,便笑著說道:“以後,你會為自己現在的選擇,感到明智。”

百香宮主眉毛一掀。

真當我這半步不滅冇脾氣啊?

還說教上了!

信不信老孃不為奪寶先單純的教訓你一頓!

殊不知,趙凡那麼說,也隻是鞏固下對方心中的忌憚效果。

“不知小弟弟如何稱呼?”

百香宮主冷冰冰的問道。

“造化。”

趙凡簡單的說了兩個字,便反問道:“你呢?”

“鏡玄。”百香宮主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趙凡點了下頭。

他半天冇說話。

“就嗯了一聲?”

百香宮主氣不打一處來的看著他。

“還能說什麼?”

趙凡聳肩說道:“合作的事情,不是早就談完了?”

“……”

百香宮主無語了。

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姿色氣質,放眼整個風昊王朝,十個破道永恒,有九個被自己迷的神魂顛倒。

層次更低的,那是根本把持不住啊!

結果。

眼前這貨,看自己的時候就如同麵對一個索然無味的木頭般。

“進來吧,我們前往目的地。”

趙凡四下環視了一眼,“這裡也冇什麼風景可看的。”

話落。

黑翔號變大。

“隨你。”

百香宮主化作流光,遁入其中。-